在臨終病房的護理站,每天一早晨會討論的,就是每個病患祖宗八代的故事。

因為走到生命最後一刻,醫護人員能做的,除了減緩生理上的痛楚,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撫慰,病患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放不開?

是因為遠居國外的小兒子沒回來,還是財產還沒處理好,都成為臨終照顧必要的介入。

病床上的長者,就算曾經是部長、院長、企業大闆,那都是二、三十年前的事情了,當這些風光都已過去,也沒有人在乎、記得他的頭銜。

連加恩說,他生下大後,有位同學問他,養小孩會不會很累?

他的答案是:「照顧小孩,有時比在醫院值班,照顧一整個病房的病患還累!」

這位同學很驚訝,問道:「那把奮鬥事業的時間拿去照顧小孩,你將來會不會遺憾?」

連加恩認為,人生最遺憾的,莫過於一輩子獻身職場、追逐事業成就,到最後卻責怪自己,人生如果能夠重來,第一件事就是要花更多時間,好好陪伴家人。

安寧病房曾經有位病患是原住民長者,當七、八個兒子、女兒全部來看他,全家人團結一起,陪爸爸走最後一段的時候,雖然病患正對抗的是癌細胞侵犯神經的劇痛,但從他臉上,卻能看到很大的滿足感。

臨終患者流露出如此自然、安慰的眼神,是再高品質的醫療或任何臨終關懷介入,都無法做到的。

連加恩坦言,半夜一個孩子醒來,另外兩個一定被吵醒,經常睡眠不足、和老婆單獨相處的時間少了、快十年沒進過電影院,都是擁有多子得付出的代價。

然而現在,連加恩最享受的,卻是每天睡覺前,三個小孩在他身上滾來滾去的那一刻。

臉書留言

留言

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