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晚父親找不到回家的路、無法用鑰匙開門之前,母親並不知道父親患了失智症,還以為他的固執和退化是故意跟她唱反調,因此心生責怪。

成年子女往往同樣缺乏洞察力,畢竟我們指望父母持續扮演父母的角色。

其實我懷疑父親的失智症症狀不是現在才冒出。他比以前更內向,也更容易激動,尤其在社交場合。

如果只談比較表面的事物,我們的交談沒什麼問題。如果我問起有關書的內容,他永遠都這麼回答:「我還沒看到那裡。」

某日,父親到醫院做檢查,看診結束後,嘉倫醫師和我討論父親的狀況。

「坦白說,我沒發現什麼問題,」嘉倫醫師說。

我把父親在家裡的情況轉告嘉倫醫師,他相當關切,也慶幸已經交代再做其他的測試。

父親的化驗結果符合他的年紀標準。腦部掃描顯示若干器官萎縮、動脈硬化,對於將近八十歲的人,這並不罕見。

可是測試並沒有白做,因為我們排除了其他可能;例如腦室充滿過多液體、腫瘤、嚴重動脈阻塞,或頭骨下有瘀血壓迫腦質(可能曾經跌倒而無人知曉,這種情況常有),排除了某些也許可以根治的病因。

這段期間,母親又開始做晚餐,因為不想冒險跟父親外出,迷了路之外,接著又要大吵一頓。

一個週日午後,我到爸媽家去。父親在研究報紙的填字遊戲。

「爸,」我說,「天氣很好,不如開車出去走一走?我們去布雷根里基公園,說不定會看到什麼鳥?」

「好啊,」他說,「我們好久沒有一起賞鳥了,對吧,小傑?」

他戴了帽子,套上夾克,我們走到外面車道。

臉書留言

留言

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