杉杉

接著,找杉杉來,等他坐定,相同的步驟、相同的語言,也跟他說了一遍。

同時,還跟他說了關於偷東西我的一些看法,我說:「一個小孩偷了東西,就跟他生病發燒是一樣的,都需要人幫忙,只是幫的方法不同而已。我從來沒有因為有哪個人偷了東西,而否定過他。」

我說:「在森林小學,不能打人,打人的要回家一天。可是,你有沒有聽說,有誰是因為偷了東西而要回家一天的?也就是說,如果有人偷了東西,我們要做的事是幫他的忙,而不是處罰他。」同樣的,也讓他想五分鐘。

五分鐘後,杉杉說,他偷了溜溜的一百塊錢。

我問杉杉,願不願意還錢?他說願意還,也想要當面道歉,只是沒有錢。我說:「我有。」

我願意幫他還錢的理由是,相對於他能夠承認、想要道歉、願意還錢,這麼大的勇氣和誠意來說,誰來出這個「要還的錢」,就不是那麼重要了。

於是,我準備了兩份零錢。然後,跟杉杉和思思說:「下一次,想要買什麼,而且非買不可,又沒有錢的時候,記得先來找我,我會借給你們。不要用偷的,好不好?」兩個孩子都很認真地點著頭。

溜溜

接著,請溜溜進來,我跟他說,「他們兩個都承認偷了你的錢,想要跟你道歉,也願意還你錢。不過,在他們道歉之前,我想先跟你說一下話。」

我說:「他們偷了錢,能夠承認,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,需要很大的勇氣才有辦法做到。但是,他們也會害怕被別人知道,所以,能不能請你沒有必要的話,不要主動地跟別人說是他們偷的?當然,要不要告訴別人,沒有任何人可以勉強你,最後,還是由你來決定。」

「我再站在他們的立場為他們說一下話,雖然,他們有勇氣承認,但是,在這個時候,還是很脆弱。如果你接受道歉,又能夠支持他們,說不定對他們的未來會發生很大的影響。以後,如果又做錯事了,他們也才有勇氣和能力誠實地面對所犯的錯誤。」

等我說完,溜溜很誠懇地點著頭。

這就是教育呀!

我請兩個孩子分別跟溜溜道歉。杉杉雙手拿著要還的錢,走到溜溜的面前,把錢遞給他,說:「對不起,我偷了你的錢。」溜溜站起身,把錢接過去,說:「謝謝你把錢還給我。」

同樣的,思思也是做著相同的動作、說著相同的話。

整個過程令人動容,偷錢孩子泰然地面對自己的錯,掉錢的孩子誠摯地接納對方。

掉錢的孩子把錢接過來的那一刻,同時拿著錢的那四隻手,以及一面說話,一面看著對方的那兩雙眼睛,都反應了孩子內心的善良、誠懇和質樸。

實在是太美了,我當時竟然有一個衝動,恨不得把他們都抱在懷裡,不管是偷錢的還是掉錢的,每一個都是我的心肝寶貝。

據我瞭解,從那之後,杉杉和思思再也沒有偷過任何東西。

這些年來,如果有機會,我都是以這樣的方式處理孩子偷錢的問題,而且,真的相信每一個孩子所說的話。他說有,就是有,他說沒有,就是沒有偷。

可能有的人會問,要是孩子確實偷了,但就是不肯承認,那怎麼辦呢?

如果真是這樣,反倒突顯了他有更需要幫忙的地方。相對於他那更需要幫的忙,眼面前的不能承認也就算不得什麼了。

臉書留言

留言

1 2 3 4 5 6 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