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條媽媽 教出獨立女兒

蔡穎卿說自己是個「字條媽媽」。除了苦口婆心之外,電子信與字條也是她和孩子傳遞理念和愛意的方式。

「放學的時間,孩子除了在餐桌上可以看到點心之外,還會有我留的字條;雖然當時我並不一定不在家。」

蔡穎卿說,愛不只是噓寒問暖,有時「還必須懷著擔憂講兩三句別人不願意講的難聽話。」比如說,大女兒Abby曾收過這樣的字條,說著「早上媽媽進你的浴室時,發現昨晚教你處理垃圾的方法,你並沒有開始去做,媽媽得再說一次。…」

她說,有些話寫字條,是要孩子靜下來好好想一想;記下成長點滴,是為女兒的心靈留下寫照。

小女兒Pony承襲了蔡穎卿對家事及創作的熱情,六歲就曾把媽媽做咖哩飯的步驟畫成四格漫畫。直到如今,以畫跟媽媽對話,仍是母女間重要的橋梁。

在Pony眼中,「媽咪是個非常熱情的人」,幾乎無所不能,事事關心,「我最佩服她的『馬上動手』。」

即使全家因為丈夫的事業變動,住過東南亞多個城市、搬過許多次家,但她總是堅持,當一天終了,全家人要一起坐下來,或許點上蠟燭,「好好吃一頓飯」;就算是暫居旅館,她仍能用小電爐料理出全家人的晚餐。

在食物香味中,邊聽小女兒Pony清唱一首學會的新歌、背一段小詩、說些對課程的感想;她會為女兒泡壺香茅茶,加上蜂蜜,送到用功的桌前,宣布晚上要煎綠胡椒醬沙朗牛排,「書桌前馬上揚起小小的歡呼」。那是母女共享的甜蜜時光。

但她絕不是寵溺的母親。她教導孩子獨立,經濟獨立是第一步。

全家住新加坡時,念高中的女兒就打工當家教,付自己的午餐錢;如今,大女兒Abby已大學畢業回台開設語言工作室,場地是向母親租的,但租金是行情的兩倍。周末和父母聚餐,Abby也要付自己的餐錢。

蔡穎卿解釋,孩子不能永遠活在父母的羽翼之下;留學時獨立慣了,不該因回到父母身邊而中斷。她也想讓女兒明白:創業困難,女兒須妥善規劃收支,如果付不起,或許就不到創業的時候。她要讓女兒感受在真實世界創業的情境,「未來她若為人工作,才懂得珍惜。」

文轉自99.01.15聯合報

臉書留言

留言

1 2 3 4 5 6